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两百二十三章 无毁之冰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5:46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两百二十三章 无毁之冰

深渊迷宫的地底远比想象当中富饶许多,但也加凶险万分。△頂點小說,

在戈隆的带领下,这东拼西凑出来的一支队伍开始了一件十分重要的工作,就是探索,搜寻,屠戮,然后则是……烹饪。

没错,既然戈隆能够从土壤中抓出一只大肥虫出来,那么理论上就应该会有第二只,第三只……这些地狱生物与那些被魔化污染的人类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就是好的食物来源。然后实际情况比戈隆之前预想的还要好,甚至好的有些超乎寻常。这深渊迷宫的地下世界,竟是一个生机盎然的生命绿洲。只要深度挖掘洞壁的土壤,那种墨绿色的大肉虫隔三差五就会冒出来一条两条。它们虽然是剧毒比的地狱生物,一旦毒囊破裂,可以在瞬间污染毒化近百米范围的区域,若是直接沾染上它的毒液会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不过在戈隆精湛比的烹饪技术,加上脑筋虽不大灵光,却是具有真材实料的少女神官联手之下,摘除毒晶净化毒质后的大肉虫就变成了口感爽滑,富含蛋白质的优质口粮。至于大量的毒晶则是附带的收货。戈隆甚至惊喜的发现,这些毒晶竟是可以作为向萨满祖灵献祭使用的祭品,而且品质也与艾哲红石相差几。

包括“奇迹之子”阿喀琉斯在内,这里的人这些天来除了戈隆之外,就没有人好好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这一回沾着戈隆的光,吃的虽然是地狱的虫子,但也算是饱餐了一顿。何况口感味道也并不差,在度过初的心理障碍之后。每个人都吃的心满意足,脸上看上去都是容光焕发。就连一直臭着张脸的剑鱼伯爵斯派克现在看上去都没那么仇视戈隆了。

戈隆看在眼里。却也是暗中松了一口气。可以吃的东西比预想当中的加充足,这就让他不用马上就做一些比较极端的决定。为了短时间内弄到大量的食材,他原本是打算把除了苏亚蕾斯与木精灵少女之外的人部作为食材处理掉的……是的,为了唤醒被深渊瘴气魔化的同胞乔巴?黑手,戈隆是打算用大量自己亲手制作的料理,勾起他对自己,对于曾经成长居住的那个黑手部族的回忆。这种想法自然是有些一厢情愿,若是能够成功反而像是一个笑话。

但如果戈隆不去想些办法,不去做些什么的话。他自己弄不好都会先一步疯掉。看到自己的族人,家人,那个憨憨傻傻,总是绕着自己装可怜索要食物的“血眼”乔巴,以这种可悲可怜的形象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一夜的噩梦就反复在他眼前重演,之前一直想尽办法尽力压抑住的对母亲,对哈库丽丽的思念,就会像洪峰巨浪一般将他淹没。令戈隆窒息。

当然,戈隆是不会将心中真正的打算盘说出的,他现在则是以“准备大量的美食,想办法将那头独眼巨怪诱离洞口”为借口。借助所有人的力量探索洞穴内部。

戈隆必须找到多像样的食物,光靠那些只能当成零食的大肉虫可没办法满足已经被魔化的乔巴。

这座深渊迷宫当中居住着不少原生恶魔种,由它们开凿并居住的地底洞穴虽然不多。却也不算太少,之所以很少有人会进入洞穴。毫疑问是因为这里的凶险程度其实远远高于外面的迷宫。之前也有不少团队派出探索者进入洞穴,却几乎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之所以会是这样的原因,戈隆他们也很知道是为什么了。

首先就是这里的空气,也许正是那些碧绿肉虫的原因,这里的空气不像外面那样干燥炽热,充满着硫磺与火焰的气息,这里的空气却是带有一种十分难以察觉的微量毒素,在声息间侵蚀着入侵者的身心。

初发生异常的就是心理状态差的剑鱼伯爵,他先是突然开始自言自语,然后大声狂笑,神态癫狂,然后竟拔出武器疯狂刺向身前的阿喀琉斯。不仅是他,木精灵少女露娜,金雀鸟家族的阿沙利亚,脸上都是一副迷惑惘然的样子,对剑鱼伯爵的异常视若睹,宛如行尸走肉,就连受到圣光之主神力庇佑的小神官都是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嘴角不时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只是这种奸角独有的阴险笑容出现在她那张蠢萌蠢萌的脸蛋上,怎么看怎么觉得不伦不类。

这些人的异常早就落在戈隆与阿喀琉斯眼中,剑鱼伯爵的暴走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结果,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就连对毒素具有超强抗性的食人魔戈隆都觉得越来越难受,隐隐有不支的趋势,反倒是阿喀琉斯看不出有丝毫的异样,她先是在戈隆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下一刻一股充满死亡气息的寒气瞬间充斥着戈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竟是瞬间在他体表结成一层蓝白色的冰壳。

冻结的状态只维持了短短半秒,戈隆浑身剧颤,整个身形都仿佛涨大了一圈,瞬息膨胀的肌肉将身上的冰壳寸寸撑裂。这诡异的寒气虽然对戈隆造成了些许伤害,却也让他的头脑瞬间恢复了清醒,体内的毒素也自然消退。

“这是……‘冰霜触摸’?”

戈隆注视着苏亚蕾斯,目光颇为古怪,在自己沉睡的这两年间,苏亚蕾斯摇身一变,变成了帝国的“红发战神”,变成了战不胜的“奇迹之子”,不可思议的是由“她”变成了“他”。然而这一切都加起来,却还不如方才那冰冷的触摸对戈隆造成的震撼剧烈。在自己成为了萨满祖灵的神眷祭祀之后,他对于神敌的气息尤为敏感,何况这是源自十二位魔法皇帝中的“死国真主”戴尔德的天灾之力。

被戈隆一言挑破自己的秘密,苏亚蕾斯面色骤变,她反射性的看向剑鱼与金雀鸟几人。目光中的杀意如同冰冷刺骨沾满鲜血的刀刃一般。戈隆可是曾与那位隐身于帝国调查兵团的死亡骑士,蕾娜?凯瑟琳将军打过交道的。他当然知道下一刻就是杀人灭口了。不过地穴中的毒素连戈隆这个食人魔都法完疫,另外几人自然是法幸。包括方才出手偷袭后被直接砸晕的斯派克伯爵在内,此时不是昏迷不醒就是疯疯癫癫,显然不像是能听到什么的样子。只是“天灾”实在是关系重大,就在苏亚蕾斯犹豫不决的时候,戈隆突然出声说道:“他们都还有用……至少那个精灵女孩和神官都是我们必不可少的。”

苏亚蕾斯盯着戈隆,神情目光颇为复杂,她突然冷冷一笑,说道:“怎么,我记得你以前可是说的话都没杀的人多。就连我,也是差一点就死在你手上啊。怎么两年没见,你的容貌身高没多大变化,怎么就突然懂得怜惜女孩了,我看这个精灵丫头和你关系挺不错的,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吗?”

戈隆一头的雾水,隐隐察觉出苏亚蕾斯的话语中似乎有点酸味,却是也懒得理会。他弄不清楚女性那复杂难懂的心思,也没有精力将心思放在这上。

没有去回答苏亚蕾斯。戈隆顺应着心中萨满神力的指引,却是将元素领主的馈赠神术,“血泉图腾”召唤了出来。一波一波的淡红色光晕水波从图腾柱上扩散出去,冲刷着附近的一切。这种源自自然与远古之灵的力量。之前曾保护戈隆没有受到深渊瘴气的魔化,显然拥有极强的净化与守护之力,这种净化之力虽然不像教廷的神术。拥有那种极端的,偏执的。不允许有任何阴影存在的纯正的光之力量,血泉图腾像是在洗刷灵魂与身躯。彻底激发生命本身的潜力,去抵御一切污秽自然,亵渎生命与灵魂的力量。

剑鱼与金雀鸟几人在血泉图腾的神力波纹冲刷之下,身体上慢慢蒸腾起缕缕墨绿色的烟气,脸上的神情也逐渐变得柔和自然,看样子已经恢复了大半。只是蠢萌的小神官身上不时闪耀起纯白色的光之神力,隐隐抗拒着血泉的力量,反倒是后一个恢复正常的。

“你有关于‘童话’的消息吗?”趁着这些人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戈隆终于有机会问出这个压抑在他心底许久的问题。

苏亚蕾斯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说道:“那一次,我们跟着你潜入调查兵团,然后你就突然失踪了,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但是找不到你的尸体,我却成为了调查兵团的俘虏。该说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呢……蕾娜?凯瑟琳将军十分的赏识我,为了诱惑我,她花了很大的精力,很多的时间,我当时也很迷惘,糊里糊涂的,也就走上了那条该死的……‘天灾之路’……”

戈隆微微皱了皱眉,直觉告诉他

,苏亚蕾斯所说的虽然不是假话,但其中肯定也隐藏了些关键的细节,但这并不是他关心的问题。“童话马戏团呢,这两年之间,他们为什么再没有任何的音讯了?”

“在我获得了凯瑟琳将军的完信任之后,也终于恢复了一些自由,我也曾寻找过我的师傅,并成功找到了她留给我的暗号……你也许不知道,童话当时正在策划一件十分重要的行动,他们在寻找十二位魔法皇帝,四大立法者之一的‘冰霜立法者西瓦’留下的灭神魔道具——‘毁之冰’。为了开封印所需要的几件祭品,‘力与美的食人魔’,‘纯洁与污秽的独角兽’,还有‘混乱与秩序的女皇’。其中前两件都已经被童话马戏团所获取。他们一直在计划取得‘混乱与秩序的女皇’,我们那一期的训练生,可以说本身就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只是你的出现,似乎打乱了这个计划……”

听到“力与美的食人魔”,“纯洁与污秽的独角兽”这两个词语,两个显明的形象顿时清晰比的浮现在戈隆的脑海之中,令他突然有种心脏似乎被狠狠地攒捏般的痛楚,连简单的呼吸做起来都是那样的困难。

“他们成功了吗?那些……那些……‘祭品’……现在怎么样了?”戈隆艰难的问道,生怕会马上听到他难以接受的噩耗,“力与美的食人魔”,光听这个名字,就让他马上联想起了自己的家人。至于“纯洁与污秽的独角兽”,也令他想起那个童话马戏团十分特殊的成员……“白雪”,她毫疑问是戈隆所见过的唯一能够媲美巨妖之美貌的大自然的精灵。但是再加上“祭品”一词,戈隆就不会再有任何好的联想了,所幸苏亚蕾斯并没有马上给他一个糟糕的答案。未完待续。。

绥化治疗宫颈炎医院
舟山治疗阴道炎费用
黄山治疗阴道炎方法
绥化治疗卵巢炎方法
舟山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