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神霆 第二百四十八章 阮天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1:48

神霆 第二百四十八章 阮天情

83_83719三日后,清晨,南水王朝宫廷大门处。

此时早已有几人在此处守候,这些人,全部身穿定制级白色贴身衣袍,其上镶金刺绣熠熠生辉,而在胸前刺绣的符笔上,两道银纹,如同游丝般浮动,这也象征了他们的身份——二品斗符师!

这些人,年龄最xiǎo者有二十三岁,而年龄最大者,则有二十九岁,但在这种年纪就能成为二品斗符师,已经极为优秀,日后成为三品斗符师的可能性也很大,前途无量。

正在这时,不远处,两道身影走了过来。

阳光打在杜雷的侧脸上,让他本就英俊的相貌更显朝气蓬勃,而在他身旁,则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米黄色劲装,魔鬼般的九头身,还有那清丽优雅的脸蛋,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夏琳是这些斗符师中唯一的一名女性,加上她性感高挑的身材,迷人的脸蛋,在这些斗符师中,尤为耀眼,而在她身旁的杜雷,则完全是她的陪衬。

杜雷与夏琳二人同样穿的是斗符师衣袍,夏琳胸前有两道银纹,而杜雷的胸前,却仅仅只有一道,光是从这diǎn来看,杜雷就不配和夏琳站在一起。

况且,这一行人不仅全是二品斗符师,平均实力更是炼神境七重强者,而且,哪一个不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在他们这些历经风雨沧桑的人身上,自然能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成熟气质,杜雷这种乳臭味干,未经世事的xiǎo子,又怎么能与他们相提并论?

“夏琳,你来啦。”

在这一行人中,为首者,名为阮天情,是一名炼神境七重巅峰强者,并且身为二品巅峰斗符师,战力非凡,寻常炼神境八重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阮天情,今年二十九岁,以他的年龄和优秀的实力,完全配得上年龄二十四,并且实力同样优秀的夏琳,也一如既往是她的追求者,此时见到夏琳前来,不由得上前,儒雅一笑,微微施礼道。

夏琳diǎn头应了一声,便转身看向杜雷,道:“想必大家也知道了吧,他便是杜雷,宫廷争霸赛青年组第一人,此次,与我们一同前往。”

众人都不由得一愣,杜雷争取到争霸赛第一人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但是在最后一场争斗上,杜雷是以“在夏琳手中坚持半分钟”的方式,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若不是这种规矩,第一人,绝对是夏琳才对。

但如夏琳这等心高气傲的大美女,现在竟然都主动让步,承认杜雷是争霸赛第一强者,这又是为何?

难道正如传言説,在这半年时间里,夏琳传授杜雷知识,日久生情,对他产生了好感不成?

这由不得这些人这般想,他们都是南水王朝青年中dǐng尖的斗符师,心比天高,寻找伴侣,不仅要长得漂亮,身材极好,还要会斗符知识。而夏琳,无疑满足了所有的条件,这让所有人的心中,都对她升起一份旖旎的心思,所以对于夏琳的反应,他们都很敏感。

“此行,还望大家多多指教。”杜雷抱拳,缓缓道。

“有什么好指教的?这半年来,有夏琳指教你,还不够么?”这句话是阮天情説的,但谁都能从中听出一股酸意。

杜雷不禁摇头笑了笑,看来夏琳还真是个宝,无论到哪儿都有人争,若是他们知道当初杜雷还曾经给夏琳画像,这种颇为浪漫的考核测试,似乎…也只有杜雷一个人亲身感受过。

只是,这所有人都渴求的,与夏琳的相处,在杜雷看来,也并没有那么值得让人期待,因为早在他心中,已经留下了一道刻骨铭心的倩影,也许她的回眸一笑,都能抵过其他女人的万种风情!

唐芊芊,我们何时…能够再相见?

想到此处,杜雷的情绪有些莫名低落,神色平静却只是在掩饰心中悲凉。

但是在他人看来却不是如此,杜雷神色的平静,就恰恰是一种挑衅,意思就像是在説:你心里嫉妒,是么?那又怎样?我和夏琳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

马上便有人冷声道:“也不知凭你这种半年学来的半吊子功夫,怎么好意思执行这次的任务,也真是辛苦夏琳了,教你的这半年,一定很不省心吧。”

“荒古空间中本就危机四伏,到时候,你就只用躲在夏琳身后,她会帮你的,毕竟身为导师,保护自己的xiǎo弟子,那是应尽的义务和,如果是我,我也会同情你的。”

几个人三言两语几句话,就将杜雷贬得一文不值。

他们不仅一针见血地説出了杜雷在斗符上的不足,还顺便调侃了杜雷,説他只是个躲在女人背后,吃软饭的废物。当然,这个废物之所以能得到女神的保护,完全是因为他本身的弱xiǎo。

这些人无异于给夏琳对杜雷的保护找了一个理由:同情,怜悯,才保护弱xiǎo。

“够了,你们説完没有?”夏琳娇喝一声,道:“你们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平日里研究斗符,沉默寡言,现在见到杜雷,就这般冷嘲热讽,有没有想到别人的感受?”

但谁知众人却根本不领情,为首的阮天情只是耸耸肩,道:“瞧,我们敬业的夏琳导师又开始保护你了,唉,真是幸福,我羡慕你。”

本来夏琳想为杜雷申辩,但现在看来,这一説话,竟然又让阮天情更进一步地侮辱了杜雷。

杜雷沉默不语,只是气息却越发冷下来。

看到杜雷这幅作态,阮天情表面没什么反应,但心里却极为爽快,杜雷越是不爽,他越要説,还往死了説。

怎么?不爽又怎样?难道这废物还敢冲过来对自己动手?一diǎn实力没有,説什么还敢dǐng撞么?可笑。再説自己还指望这废物动手呢,也正好扇他几个大耳光出出闷气,看这个废物以后还敢不敢跟在夏琳的身旁犯贱。

“对了,我想起来了,三个月前,在斗符师考核后,你与夏琳遭到暗杀,是么?”

阮天情一步步走向杜雷,眼神变得越发犀利,冷声质问道:“回来的时候,夏琳满身是血,而你呢?你的伤势竟然比她轻,昏迷了三天三夜的人不是你却是她,可想而知当日她为你挡了多少次攻击。”

“你身为一个男人,看着女人受这么重的伤,就不会感到自责么?若我是你,早就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杜雷双拳握紧,一股杀气在心底酝酿,全身肌肉已经不自觉绷紧,就如离弦之箭,就要爆发。

当日,只有夏琳在场,除了她,又有谁知道自己为她承受了多少伤害,又是多么义无反顾,不顾生死地选择救下她的生命,九死一生,终于逃亡。杜雷,从未站在女人的身后,而现在阮天情却堂而皇之,义正言辞地对给杜雷冠以懦弱胆xiǎo的罪名,无情地对他审判!

杜雷,怎能不怒?

“住口!”

夏琳脸色苍白,冰冷道:“你知道他当日承受了多少么?我确实受伤,但是他为了我,就是其中一名暗杀者也被他…”

话音未落,阮天情肆意的笑声便打断了夏琳的话,他指着杜雷的鼻子怒骂道:“事实就是事实,哪儿那么多废话,男子汉敢作敢当,你站出来承认我看得起你,但你却任凭这女人撒谎,维护你,也不敢説实话,我很失望,失望夏琳教出了你这么个虚伪废物的狗东西!”

“刷!”

杜雷彻底地愤怒,他陡然抬眼,眼中精光爆闪,死死地看向阮天情,这一刻阮天情只觉眼前一道如剑般的冷电迸射,下一刻已经电入他的心神,他整个人,竟然如坠冰窖般寒冷,身子竟然开始颤抖。

阮天情的眼中,杜雷目光如毒蛇,仅仅是盯着他便让他直起鸡皮疙瘩,仿佛离死亡已经不远!他心跳加速,全身发凉,不由自主地,退开了一步。

这一步,似乎diǎn醒了阮天情,他再看向杜雷的眼神时,却只觉得那一双眼眸再平常无比,就好像刚才看到的一切只是一个看似短暂又漫长,实则根本就不存在的幻象!

但这一步,却是真真切切地退开了。

所有斗符师不禁愕然,阮天情身为炼神境七重巅峰强者,又是二品斗符师,神韵极强,怎的与杜雷双眼一对视,整个人就感觉傻了一般,竟然还退开了一步,阮天情,到底在干什么呢?

杜雷针对的人,只有阮天情,这种神韵高度集中的diǎn向攻击,使得周围人根本什么也没有感受到。

阮天情勃然大怒,手腕一抖,一道紫色斗符已经出现在手中,眼看就要朝杜雷杀去,而杜雷也已经拔出腰间斩水,划开一半剑身。阳光下,剑身如若清泓秋水,剑身之上的亮光,似乎都在轻微晃动,看起来分外渗人。

“这里是朝廷,在这里动手,若是见血,是不是要受到重罚?”杜雷却是突然响起这么一道声音。

夏琳愣了愣,道:“确实,不能动手,杜雷,你要冷静。”

杜雷定定地看了阮天情一眼,轻笑着,“刷”的一声,收回了手中斩水。

“哈哈哈哈……”

对面一行人不禁大笑起来,杜雷这种废物,竟然用朝廷的规矩来阻拦阮天情动手,反应还真快,若他不説,这见血是肯定的了

,但就是因为这一句话,他免受了一次皮肉之苦。

“呵呵,你这张嘴倒是厉害。”阮天情已经从刚才的恐惧和震惊中缓过神来,冷笑道:“先前一直保持沉默,却不想语出惊人,弄得我现在倒是不敢动你了。我们走。”

阮天情説罢,便和其他几名斗符师一起朝着门外龙行虎步地走了出去,中途一阵谈天説笑,却大都是对杜雷冷嘲热讽,一阵説笑就走远了去。

“杜雷,你还是不要去了吧,你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只要与我在一起,他们总会找你麻烦的。”

夏琳神色间多出浓浓的歉意,道:“虽然我知道你不是这样想,但是,出了朝廷,就没有人能保证你的安全了,这些人实力都很强,你斗不过他们的,对不起……都怪我,这一次,就算我求你,别去了,好吗?”

夏琳的语气很真挚,声音都变得有些哽咽。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她觉得自己实在太对不起杜雷了。

但就在这时,一道大手已经轻拍在她的香肩上,夏琳转过头来一看,却见杜雷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説罢径自朝着朝廷大门外,走了出去。

(ps:最后两天鲜花了,千年象征性地来求一求,虽然知道大家不一定会给……)。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电话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专家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专家是谁
成都博爱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