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杨柳】替身丈母娘(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2:53:26
摘要:拘留所也奇怪了,不可能的事呀!这世道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难道真的遇到了传说中有缩骨功的高人,白天出去买菜忙家务,晚上再偷偷溜进来? “干!”丁江一仰脖把酒干了,胸脯拍得咚咚响。“这事你就放一百个心。”
吴松从小包里掏出一叠钱和一张彩色照片推到丁江面前,“这2000元钱是给你的辛苦费,这事就拜托你了”。丁江假装客气了一番,“让你破费真不好意思,我不收你肯定不放心。就算你暂时放兄弟这儿几天。”说着把钱和照片塞进口袋里。又拍着胸脯眯起眼睛笑着,“吴警官,你放心,兄弟我别的本事没有,这点小事我……我给你打包票了。小……小菜一碟!”说着又举起酒杯与吴松“当”地碰了一下,满满一大杯酒又喝了个底朝天。
吴松一觉睡到天大亮,也不知几点了,想想反正今天休息,砸吧砸吧嘴又睡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昨晚是怎么回家的,只知道昨晚喝得太多了,自从娘肚子里出来从没喝过这么多酒,两人喝光了两瓶今世缘特供不说,还喝了差不多一箱啤酒。
枕边的手机又欢快地唱起了《好运来》,吴松摸到手机接通了电话,女友左小娟的声音铺天盖地直冲耳膜,“吴松,事情到底办得怎么样,我一大早就打你电话,无人接听,我以为你失踪了呢。告诉你,我妈这人特爱面子,弄不好她人还没进拘留所,就上吊或喝农药了。真急死人了。”
吴松不由得一激灵,酒一下子全醒了,“哪能呢!我昨晚和朋友酒喝多了,你放心,我吩咐下去了,肯定能行,实在不行的话,我让我乡下的老妈顶替你妈还不行吗!”
“这怎么行!你还是想个万全的办法吧。这事办不好,以后你就别来找我了。”
吴松的头直“嗡嗡”像飞进了上千只蚊子,一下子胀大了,不由得长叹一声,又头昏脑胀地睡去。
三天前,县红旗机床厂破产公告一上墙,工人们呼啦啦就涌到县行政中心大楼前讨要说法,一封封告状信飞往县纪委,告机床厂厂长黄长贵贪污受贿,损工肥私,把一个好好的厂子捞瘫了,自己腰包鼓鼓的,又盖别墅又买小汽车。在机床厂家属区,许多家庭几乎一家五、六口全在机床厂上班,谁曾想到曾经红红火火的机床厂这么快说倒就倒了,这个百年老厂、县十大明星企业就这样寿终正寝了。许多人在厂里老黄牛样干了几十年,眼看就要熬到退休了,可厂子突然一宣布破产说没就没了,怎能不伤透心。他们觉得天塌了一样,日子没法过了,以前工厂虽说亏损,工资总要拖上几个月,可有盼头,每个月总能拿个几百元回家养家糊口,现在一下子落了空,一个个犯傻了样真的不知怎么办了。更有大婶老太太带足了干粮和被子赖在县行政中心大楼前,不给活路就不走了。社会主义新社会政府不能看着人饿死,得给个说法,指条活路。县行政中心大门很快就给堵了。现场混乱不堪,几百个警察、保安怎么也劝不走一个个急红了眼的工人,政府办和信访办的领导一边苦口婆心耐心做着思想工作,一边派人买来了面包、火腿肠和纯净水,让大家冷静,不要冲动,县里主要领导们正在紧急开会协商,有话好好说,党和政府不会对你们不管不问,只是时间的问题,一定能够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于是大家只好堵在门口干耗着等领导们开会的结果,一边是排成队的公安、保安人员围成的人墙,一边是情绪激动的机床厂工人们要往里冲,找县委书记要说法。
半天过去了,领导们的研究迟迟没个结果。中午12点时,现场突然乱成一锅粥,大家七手八脚把一个50来岁的胖老太往120急救车上抬,抬上车的胖老太姓秦,一家五口全在机床厂上班,老头子 0年前负了工伤,吃着机床厂里的病退,是个老药罐子。胖老太两个女儿出嫁了,家里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也在机床厂混着日子, 2岁了至今没找到对象。小儿子是个弱智,整天吃饱了只知四处瞎逛,吃饭都要出去找,饭碗一丢人又没影了。要不是两个女儿帮扶着这个家,不知日子怎么过才好,现在厂子没了,秦老太想想这日子真的没一点过头了,一时想不开在政府大楼前喝了出门时藏在身上的农药。
不知是谁开的头,见出了人命,愤怒的人群中有人乘机把大楼里出来做工作的几个干部推到了。几个干部还没来得急喊一声就被打翻在地,待一群警察冲进去把人救出来,几个人早已鼻青脸肿,站都不能站了,立即送了医院。公安局局长气得拍桌子直骂娘,让人立即把录像带调出来,把画面上闹事闹得最凶的5个人定格了,先把他们拘留起来再说。妈的真是无法无天了,没一点法制观念,光天化日下居然把县政府里的干部给打伤了,真是天大的笑话。从没说过脏话的局长看来真的生了气,鼻子都气歪了。
在县刑警大队工作的吴松接到任务时烫了一下似的傻了,队长问,身体不舒服还是有困难?吴松支吾着说,没事,昨晚睡迟了。
要拘留的5个人当中有一个人不是别人,是吴松的准丈母娘征大翠。吴松和征大翠的小女儿左小娟正在热恋之中,前几天接吻时吴松把手伸进了左小娟的衣服,刚在胸前摩挲了几下,手就被左小娟死死捉住了,只好终止了进一步行动。用吴松铁杆死党 的话说,火候还没到,活动范围只能暂时在锁骨以上,过些日子就水到渠成了。吴松正准备按照 的套路下次约会时采取下一步行动,可在这节骨眼上出了这摊子让人挠头的烂事。本来说好周末左小娟带吴松这个新女婿上门拜访她的父母,这下倒好,吴松提前单独行动,新女婿上门不为别的,大公无私,亲自上门拘留准丈母娘。
左小娟知道了不撕破他的脸才怪,那样他和左小娟的事肯定泡汤不可。同事给吴松介绍过的女朋友,光见面的就不下一个加强排,可吴松一个也对不上眼。两个月前同事张姐刚把左小娟介绍给他,他与左小娟可谓一见钟情。左小娟在县妇幼保健医院当护士,据说张姐给她介绍吴松时别人还介绍了个大款的儿子让她选择,谁知左小娟从小就崇拜“最可爱的人”,所以与吴松见第一次面印象很好就同意交往了。吴松第一次见了娇小玲珑、面容秀丽的左小娟也满心满意,觉得左小娟就是自己苦苦寻觅的人生另一半。一切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关键时刻却来了这件让人头疼不已的事。吴松想想头就大了,苦于无计可施的吴松只好找到了老乡丁江。吴松和丁江原来是一个村的,两人还是小学同学。不过吴松打心眼里不怎么瞧得起丁江,丁江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整天无所事事,在村里晃来晃去,专门干些偷东家狗摸西家鸡的事,村里没一个人正眼瞧他。吴松警校毕业后进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有一年春节在汽车站执行抓小偷任务时看着蹲在一排的人中有一个背影特别熟悉。一询问,才知是在村里混不下去的丁江,他三年前也跑到县城来打工。由于一没文凭二没技术,建筑工地上的苦生活又不愿干,刚到县城时吃了不少苦头,只好重操旧业当上了小偷,不过听说后来突然金盆洗手不干了,自己开了家什么皮包公司,说白了,其实就是走村串乡倒腾点假文物之类,不过,从他的神气来看还混得蛮滋润的。人啊!真是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据传丁江有次下乡到一个老太婆家收购铜板,顺便收了个老太太的马桶,那马桶沉甸甸的,小兄弟们笑话他挺孝顺的给老娘收了个马桶,被嘲笑的丁江气得差点把马桶扔臭水沟里,回来后才知那马桶不是一般的马桶,康熙年间的小马桶,极有可能是皇宫里流落到民间的。丁江拎在手上掂量掂量挺有分量,一个人又悄悄去了趟那老太婆家,看有没有其他更值钱的东西,结果大失所望。让他惊喜不已的是老太婆死去的男人祖上有人曾在京城里做过太监,出宫后保养了个本家侄儿养老送终。丁江屁颠屁颠地回去琢磨了几天,突然灵光一闪,第二天一个人就悄悄去了广州古玩市场。10天后丁江回来立即变了个人,财大气粗样,真的注册了一家废旧属调剂责任有限公司。有人说小子发了笔横财,20元收来的臭马桶,到广州倒腾了一下变成十来万,那老太婆拎了一辈子也没想到那马桶材料是红木的,箍马桶的三道细箍是纯金的。
放在平时,吴松看都懒得看一副小人得志嘴脸的丁江一眼,可他“四脚白”路子广,能把茅草说成黄金。特别在乡下熟人多,到了一个村庄,丁江两包烟一瓶酒就把村长搞定得四平八稳,村上哪家有个什么破古董、旧文物之类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丁江每次都满载而归。
吴松叹着气把想请丁江找个人顶替准丈母娘进拘留所住几天的事说了,丁江一听就满口就应了。
没想到第二天,丁江就给吴松来了电话,“成了,怎么样?没有我办不成的事。说了你不信,跟你照片上的丈母娘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可惜就是皮肤黑了些。”吴松没工夫听他表功贫嘴,当确知真的找到了替身后,不得不从心里佩服丁江,立即开车拉上丁江去眼见为实,一看也愣了。真的跟自己准丈母娘征大翠长得太像了。
吴松总算长长地松了口气,怎么也没想到丁江这么快没费劲就把这件难事给办妥了。哈哈笑着擂了丁江一拳,“丁江我还真小看了你小子,真有你的!你都能干警察了,怎么找到的,说给我听听,你小子太神了!”
吴松让丁江赶紧说说寻找丈母娘替身的经过,丁江晃着腿故意卖关子,说你吴哥交代的事就是圣旨,我当着比亲娘老子都重要的头等大事来做。你前脚离开,我后脚立即把你敬爱的丈母娘玉照洗了几十张,用手机把手下几十个弟兄们一个个从四面八方招了回来,让小兄弟们拿着照片分头寻找跟你丈母娘长相差不多的大婶大妈。一再交代这可是人民警察交代的光荣任务,你们平时可没给警察叔叔添麻烦,这回你们也当一回真警察,找找神圣的感觉,给我把活干漂亮点。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十个小兄弟一个个都累趴下了,也算你小子运气好,还真找着了。吴松说,下次有机会我好好谢谢你和你的小兄弟们。丁江撇撇嘴,“算了吧!你那点工资还是留着娶媳妇吧!到时你小子搂着媳妇别忘了要不是我丁江你媳妇早飞了就行。”
吴松高兴得一个劲地点头,忘不了你兄弟的大忙,到时我一定让小娟多敬你几杯。
其实事情并没有丁江说的那么玄乎。吴松那天找了丁江后,丁江看他急得满嘴起泡,知道这事对吴松的重要性,这事不帮他搞定,以后遇上请吴松帮忙的事还真不好开口,于是真的把十来个小弟兄喊来,把照片给他们看了,让大伙花点心思多长长眼,找一个差不多的大婶应付过去就行了。一个叫杂毛的小兄弟一看照片就叫了起来,这不是咱庄王桥村的刘婶吗?她犯什事了警察都盯上了。丁江一听知道这事有戏了。一拍大腿,真是天助我也。丁江立即打车带着杂毛去70里外的刘桥镇王桥村找刘婶。
刘婶果真和照片上的人长得一个模子出来的一样,只是刘婶看上去老气多了,脸上堆满了皱纹。刘婶是个寡妇,拉扯两个儿子成家后刘婶一个人单过,两儿子带着媳妇在上海给装潢队打工做木工活,过年时才回一趟家。刘婶一个人种了三亩地,闲下来给别人打临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丁江就把事情说了,刘婶听说要进监牢,一下子怕了,吓得说话都不周全了,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不行,这种事可不行!别人还以为我做下见不得人的事。丁江立即发挥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做刘婶的思想工作,“不就关几天嘛,管吃管喝,就是不能随便溜达,公安那边我关节全打通了,不会让您老人家吃头发丝大的苦头,保证神不知鬼不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别人问起你就说去外乡走亲戚了”。说着把挺刮刮的5张老人头大钞摊在刘婶吃饭的小桌子上,刘婶看着那5张直晃眼的老人头,犹豫了好一会勉强点头同意了。
吴松以为这事干得天衣无缝,他和左小娟的关系也更火了。哪知一个举报电话又让他乱了分寸,征大翠平时在机床厂宿舍区是个名人,一向得理不饶人。电视台都播放带头闹事被拘留的事了,她却每天没事人一样照打麻将。于是有人举报带头闹事的征大翠没有被拘留,她关系硬,她的小女儿正和公安局里一个警察在谈恋爱,那个警察名叫吴松。
公安局接到举报电话后让拘留所一查,征大翠在拘留所呀!一对比照片,千真万确呀!一个大活人明明在拘留所关着却说没进来,这就怪了,难道征大翠有分身之术?机床厂家属区许多人都证明看见征大翠在小区里打麻将还到菜市场买过菜。
拘留所也奇怪了,不可能的事呀!这世道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难道真的遇到了传说中有缩骨功的高人,白天出去买菜忙家务,晚上再偷偷溜进来?拘留所派人到机床厂一调查,征大翠果真在家,那拘留所里的大婶又是谁呢?弄得拘留所里的人也是一头雾水,看来这件事非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纸终究包不住火。一查,吴松掉包准丈母娘的事就露了馅。吴松背了个停职检查的处分。刘婶被放出来时,还一百个不情愿,嘟囔着再有两天就结束了,人得讲良心,收了人家的钱事情没做好,怎么就出来了,弄得拘留所的警察们哭笑不得。
刘婶放出后,上级正在研究要不要继续拘留征大翠,吴松得知也顾不上这些了,赶紧给丁江打了个电话,让丁江把刘婶安全送回王桥村,别再弄出什么事来,毕竟刘婶还没来过县城。丁江知道他背了处分,拉他一起去乡下散散心,吴松只好垂头丧气地答应了。
刘婶果真找不着回家的汽车站,急得泪都下来了,看见丁江他们来了,像看见了救星似的赶紧擦干泪。几个人正要让刘婶上他们的小车送她回王桥村,这时只听背后有人喊了一声“妈!”大伙一回头,左小娟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车站。她听吴松吹嘘过刘婶和她妈长得一模一样,心里怎么也不相信,以为吴松是在自己面前讨好,忍不住好奇决定过来看看,想想老人家为了几百块钱替自己的母亲背了黑锅,就买了些水果到拘留所看望刘婶,表示一下心意,到那一问,刘婶刚走没多久,于是就追到了车站,一看真的和自己妈长得一样,不由得脱口喊了一声“妈!你去哪儿?”
刘婶回头见突然冒出个这么标致的姑娘喊自己“妈”,也愣在那儿,一个劲地揉眼睛。左小娟一下子也没回过神来,手脚正不知怎么办好,却看见妈妈征大翠从一辆三轮车上下来了。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刘婶在拘留所关了几天,脸色比前几天白皙了些,征大翠和刘婶两人站在一起,长得真太像了。
几天后,征大翠的处理结果出来了,不予拘留,因为有人替她交了2万元罚款。据说是一个开发房地产的老总给交的,老总才 0来岁,妻子一年前出了车祸没抢救过来,他是女儿在妇幼保健医院住院时认识左小娟的,得知左小娟还没结婚,立即对左小娟展开了强烈攻势,有人看见他天天开着宝马车到医院接左小娟下班。
吴松因为掉包丈母娘的事,属于知法犯法,情节严重,被开出警察队伍。吴松去南方之前,丁江办了一桌酒水为他饯行,把吴松上次给的2000元掏出来退给他,吴松苦笑着怎么也不肯收。丁江去找过左小娟,左小娟正忙着准备和房地产老总结婚。左小娟还告诉丁江,刘婶真的是她母亲失散了5 年的孪生妹妹,当年外公外婆已有了5个孩子,又生下第六胎时发现是一对双胞胎丫头,家里实在养不过去,就准备送育婴堂让好心人抱走,留条活命。可临出门时,大双也就是自己的母亲征大翠突然哭着哆嗦个不停,外婆哭着说,看来这孩子是病了,送出去肯定没等到有人抱走,就死了,拼了命要留下来自己喂养,于是小双就被送走了。外公外婆为这事悔恨了一辈子,临终时还拉着几个儿女的手,一定要找到苦命的小七子……






共 578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吴江是个警官,他正在和女友左小娟正在热恋中。小娟的母亲征大翠因为厂子濒临破产,聚众到政府闹事,几乎出了人命,公安局要拘留她。县刑警大队工作的吴松接到任务,立刻傻眼了,因为征大翠正是小娟的母亲,准女婿去拘留丈母娘,女朋友岂肯善罢甘休?无奈之下,吴江找到了自己的好友,靠着倒卖文物发迹的老乡丁江,丁江为了讨好吴江,发动自己的哥们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几乎和征大翠一模一样的人刘婶。在金钱的诱惑下,刘婶答应了吴江的请求,顶替征大翠进了拘留所。征大翠每天逍遥地在大街游逛,拘留所里的是谁?此事引起了群众的争议和举报。纸终究包不住火。吴松掉包准丈母娘的事露了馅。征大翠在开发商老总交了罚金后平安无事,吴松被开除公安队伍。而小娟也被穷追不舍的开发房地产的老总勾走,征大翠和刘婶认了亲,刘婶原来是征大翠从小送养孪生姐妹,看来似乎美满的结果,唯独吴江在自己品尝自己酿下的苦酒,利用手中职权,营私舞弊,到头来“偷鸡不成蚀把米”,“聪明反被聪明误”,得不偿失,令人叹息。小说语言朴实流畅,构思缜密,循序渐进,条理清晰,结合插叙的手法一步步将故事情节展开,留有包袱,最后抖开,让人啼笑皆非,读来绰有余味,令人叹服!荐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7171 】
1 楼 文友: 201 -07-16 09:40:16 问候老师,祝福依旧!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2 楼 文友: 201 -07-16 09:52:24 羡慕老师的才华,老师笔下总有那么多的故事,个个引人入胜,幽默动人,让人敬佩。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楼 文友: 201 -07-16 09:5 :24 祝老师创作丰收,佳作不断,江山红火!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4 楼 文友: 201 -07-16 20:29:22 哈哈哈 啼笑皆非有令人深思的故事!
5 楼 文友: 201 -07-17 12: :58 祝贺老师美文成精,祝老师再接再励,再创佳绩!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6 楼 文友: 201 -07-17 15:19:2 恭喜你佳作成精!杨柳因你而更精彩,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盆底肌松弛会漏尿吗
小儿口舌生疮
儿童小便黄
孩子咽喉肿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