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苍雷的剑姬第847章第一阶段搞定了

发布时间:2020-01-21 10:06:07

苍雷的剑姬 第847章 第一阶段搞定了

当一群凶神恶煞的坏蛋拼了命的越过前线传送到后方没有多少防卫的城市里打死搞破坏并且摆出了一副要大兴土木建造传送阵的架势甚至不惜主动派出更多的部队进入对手的包围圈里展开残酷激烈的巷战无论怎么看都已经把整座城市变成了第二前线的时候,某只跑龙套的敌方小bss却说他们那么做只是幌子,实际上另有计划——讲道理,我真的一点也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请大家看最全!》,

但看起来艾莉希雅似乎认同那个红皮恶魔所说的话,并且还猜出了对方的打算。只是适合蝙蝠翅膀大部队展开部署的地方是海洋?

“等等,为什么会是海洋的啊?”对此抱有极大疑惑的我忍不住问道,“那里确实足够宽敞,可周围全是水,对方过去后应该怎样立足?”

“立什么足,直接下水游泳便是。”艾莉希雅双手抱怀着淡淡地撇了撇嘴,用满脸理所当然的表情道,“蝙蝠翅膀的地面炮灰单位从来都是水陆两栖,海洋对它们而言并不是多大阻碍。而且在遭到炮火袭击时,这些家伙还能钻到水面之下进行躲避,在陆地上可是玩不出这种花样的。”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小强级炮灰兵种,恶魔在这方面的技术确实只能让人拜服。照这么说来,恶魔大军理想的侵入地点多半是峫城附近的海面,可仔细想想还是不对呀——联军舰队和曼提乌斯族的主力在海面上战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随便一只举着酱油瓶路过的小丑鱼都会被流弹击中,更何况是远处如此密集的怪物群?

囧囧有神的本人最终只能选择了举手投降:“真是非常抱歉,我实在想不出来敌人会把通道架设在什么地方。或许您可以直接告诉小子我免得咱浪费脑细胞?”

似乎是对我的偷懒敢不满,金发萝莉很是鄙夷地瞄了我一眼后说道:“脑细胞这种东西随便拽两下头发就会重新长出来了……才不是,我是说骚年你所住城市附近的海面上正巧有一块不受打扰的区域。很适合恶魔在那儿慢慢出兵。”

“不不不,附近根本没有这样的地方好吧?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战况,但我赌五毛联军绝对恨不得用能火箭炮把蛤蟆的整支舰队给糊上几把脸,那里的海面都被炸了个起码四五遍。那地方基本上不到半分钟就会落下来一枚炮弹,怎么可能适合慢慢出兵?除了由蛤蟆们借鉴圣翼之盾要塞仿制而成的巨大海上要塞把守的位面通道附近……马、马萨卡!?”

见我瞬间换成了满脸惊悚的表情,艾莉希雅则是淡然地点了点头:“没错。谁说此处的位面通道一定就会连接骚年所在世界的啦?蛤蟆们居住的戴拉福尔克位面同样是个不错的选择。也许这样做稍微麻烦了一些。可相当来世也安全了许多,至少他们不用担心入侵部队被突然赶来的联盟军队击溃然后趁势顺着通道展开反攻。即便联盟没有过来搅合,恶魔也可以利用蛤蟆的部队做诱饵把你们的主力吸引到峫城附近,当你们以为敌人没有更多的援兵展开总攻打算一口气解决对方时突然杀出迅速击溃你们,好为接下来的推进扫清障碍。”

所以才会说蛤蟆在海洋乐园那里的行动是幌子的吗?对方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引发我们的恐慌好派出更多的部队前去支援峫城以及试探联盟的战力有没有悄悄抵达而已,袭击学院也好、故意抓捕平民也好、派出蜈蚣到地脉能量附近转一圈也好,全部都是在演戏。

偏偏我这个渣5每次都会上当,果然像艾蜜琳娜说的那样咱骨子里天生就是一只萌萌哒的天然呆吗?

怪不得曼提乌斯族会在进攻之前架设禁魔结界,对方不光是为了限制我们魔法师的战力。还是为了干扰我们用魔法对空间中的异常能量波动进行监测,以免自己的作战计划暴露。否则敌人在海洋乐园那儿忙前忙后捣鼓半天做足了样子,以萨莉亚为代表的马猴烧酒与魔法少年只要来一句“对方压根就没在里面架设位面通道”便没戏唱了的话,那未免也太尴尬了。

战斗果然不是只凭蛮力就能解决的,不过即便知道这一点如此谋杀脑细胞的活儿咱也不打算去招揽,咱毕竟只拥有着所谓凡人的智慧,对吧?

“真不愧是艾莉希雅?哈里斯,全都被你看穿了。”不远处拼命抵抗着金发萝莉威压的红皮恶魔努力从牙缝里朝外挤着字道。“然而就算如此只凭你一个人和这两个打酱油的面对我们的大军又能够做些什么,真以为自己可以一骑当千了吗?”

“咪第四声!”毛球当即炸着毛在地面上蹦跶了起来。显然它对于恶魔把自己给忽略了没有算在人数之内这件事感到很不满。

可我亲爱的小东西,人家算的是打酱油的人数好吧,你这么自告奋勇地跳出来强调存在感真的大丈夫?

“我当然没说自己可以一骑当千,咱只是一只萌萌哒的软萝莉,怎么可能做到那么凶悍的事情?”艾莉希雅在我冷汗涔涔的注视中弱弱地缩成一团轻轻咬着食指眨巴着噙满了泪水的闪亮亮的漂亮大眼睛说道,那动作熟练得简直已经快要变成习惯了的模样。“你不要随便黑人家,不然我就没办法欺骗那些试图把人家强行掳回去做些哔——的事情的怪叔叔将他们整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

原本正在努力强调自身存在感的毛球果断啪叽一声再度滚到了地上。

“鬼扯什么,非得吃点苦头你才会正经些是吗!?”红皮恶魔猛然发出巨大的咆哮提起手中的战斧径直朝艾莉希雅冲了过去,至于我和旁边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低调的绯雪,则被他完全无视了。“她再强也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将她拿下可是大功一件,都跟我上!”

“喔!”有人带头后这群恶魔也是壮着胆子展开了冲锋。场面看上去颇有几分气势。

“哎呀呀,你不知道随随便便打断萝莉卖萌可是极大的犯罪么?”艾莉希雅满脸无奈地摇头叹息着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另外我几时说过咱只有一个人的啦?”

就是,持有血咒刻魂之击的我以及绯雪都是空气吗?心中很是不平的我偷偷摸摸地掏出了狙击枪,同时朝旁边的小幽灵打着眼色示意她配合我行动,准备给眼里只有萝莉的蝙蝠翅膀们找点麻烦。

然而我使用这把因果律武器的时间是注定要向后推迟了。倒不是艾莉希雅突然暴起发出威力无穷的大招糊得恶魔瞬间灰飞烟灭而我则是风中凌乱——正如某规格外金发魔法少女经常做的那样——而是这个大招出现在了几百米远外的另一个位面通道的附近。

那不断闪耀着的淡蓝色电弧是如此的眼熟。以至于我禁不住当场就泪流满面了起来:“桥豆麻袋,为毛连艾蜜琳娜也会出现在这里的啊!?你们母女俩做事情能稍微合乎常理一些吗?”

“不按常理出牌乃是我们哈里斯家族一贯的传统。”由于这惊天动地的声响正在冲刺着的恶魔纷纷被吸引注意力惊愕地停下脚步扭头看了过去,艾莉希雅也就无视了这些蝙蝠翅膀随意地耸着肩道,“原本我的计划是自己负责守住地脉能量然后让那丫头带着小伙伴去摧毁蛤蟆在海面上的位面通道,接下来好关门打狗将对方全歼;不过难得有人想要算计,我就稍微改动了一下,让小艾蜜过来与咱汇合了。”

红皮恶魔及时地回过了神,脸上满是嘲弄的表情:“简直了,你不光自己作死冲进了敌阵。还把女儿也牵连了进来……”

“什么叫作死啊,你自己瞧瞧那边的队伍里少了啥东西?”

金发萝莉的话让所有人顿时莫名其妙了起来,我扭头看时却发现那个巨型大脑模样的bss级生物居然已经不见了,难不成是刚才被艾蜜琳娜给干掉了吗!?

“周翼骚年你不要激动。”艾莉希雅无比淡然的声音很快响起,也让我的心跳恢复了正常,“小艾蜜没可能拥有那么吊炸天的实力,她干掉的并不是bss,而是位面通道。但事情还没有结束哟。骚年。bss已经钻过了位面通道,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对方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峫城附近的海面上吗?再加上曼提乌斯族那个移动要塞。这是要咱们同时挑战两只bss的节奏?

原来如此,艾蜜琳娜是等到那只大脑造型的章鱼触手怪钻过通道之后才展开行动的呀,这样一来通道这边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些杂兵,很难对女孩造成阻碍。当然也不排除有魔族高手在那里的可能,但总比在万军丛中刷bss要来得强。

腹黑模式全开的小女王先前究竟是怎样联络艾蜜琳娜配合行动的我并不打算问个明白,反正她们肯定有自己的办法。眼下最重要的是确保我们身后这个通道。它此刻是大家返回安全地带的唯一途径,若被关闭的话麻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而且还需要掩护艾蜜琳娜等人赶到这边来与我们汇合,要说这鬼地方没有能够和女孩战个旗鼓相当的敌方角色那是打死我也不信的。不能让他们被这些家伙给缠住了,根据妄图歼灭曼提乌斯族的主力乃至恶魔部分侵略部队的艾莉希雅的计划,把远处那个位面通道破坏之后咱们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还是早点闪人为妙。

迅速理清楚头绪和弄明白要做的事情后,我转头看向了旁边依然用无比淡定的表情静静趴在地上的某只幽灵妹子悄悄地小声说道:“绯雪,一会儿你先顺着通道回去保护好大家的退路,可以吧?”

虽然我觉得梦云召唤出的那只凶兽应该已经把蛤蟆们撵得各种鸡飞狗跳起到了同样的效果,可总觉得就这么放任不管有些不太放心呢……谁知道那家伙会不会杀得兴起无意中把维持通道的设备给破坏了?

“了解。”由于这是很合理的请求,绯雪当即便点头答应了。

随后小幽灵在我囧囧有神的目光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入了传说中的透明隐身状态,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此处。

好好好,敢情你们一个个都是大神,唯独就我是战5渣。对于各种规格外已经见怪不怪的我非常淡定的对此选择了无视,抓过毛球放在头顶就这么趴着架起了狙击枪。

没错如今和本人最近的恶魔之间的距离仅有不到十米,可他们在红皮恶魔的带领下眼里只有艾莉希雅,完全把我当成了空气。我也乐得不受人注意与干扰,反正以艾蜜琳娜的速度,在她前进路途上的恶魔跳起来阻挡女孩的机会绝对不超过三次,就这还是往多了算的。

而这三次中能够给女孩造成麻烦的估计仅有一次,我只需要在那个时候掩护她就k了。

瞄准镜中看得十分真切,艾蜜琳娜冲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名小伙伴。女的我认识,是从来都只把咱当猴子对待的洁茜卡;男的则是首次见到,相貌俊秀得险些让我认错了性别——还好这家伙穿着男性服饰。

再往后面那就不是一般的热闹了,无数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四条腿虫子玩命似的追赶着三人,那浩大的声势不禁让咱想到了某种称之为海啸的自然灾害。

说实话我很希望有一个不知死活的恶魔能够在半路上跳出来挡住金发少女的去路,这样咱便可以有机会稍微表现一下了。事实上也的确有一些恶魔试图这么做,可还没等我做出反应,艾蜜琳娜便已然挥舞起裹挟着大量电弧的爱剑,然后……

我就觉得自己可以回去洗洗睡了。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贵州银屑病医院主治医生
焦作市中站区人民医院
长春专门治男科医院
秦皇岛妇科医院哪家好
九江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