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长安有劫 第七十三章 总统套房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7:55

长安有劫 第七十三章 总统套房

“他……师承玄渔老人。”

耳边似有一遍遍的回访。

玄渔老人,玄渔老人!我那斤斤计较、孩子脾气的师父,那倚老卖老的老头儿――

他,不是说我是他唯一的弟子吗?不是说玄渔老人这个代代相传的称号就要落在我的肩膀上了吗?他不是蹙着眉头说要多活些年,为我打点好这些烂摊子吗?他不是给了我很重要很重要的盗取账本的任务了吗?

我从上山的那年开始,就一直是师父陪在我身边的啊!我能接受小黑的处心积虑、步步算计,能接受音尘总是欲言又止、没法和我敞开心胸,能接受这一切的一切!

却唯独师父――我想到他让我成为“药人”定有隐秘,但是没想到这欺骗会是那么早的时候就开始了的……难道,就算是遇见师父也是在他的算计之中吗?

手中的杯子不知不觉裂的粉碎,摔落一地,一字一顿,挤出这几个字,似乎耗尽了我一生的力气,“确,定吗?”

白三娘只是淡淡的品着杯中的酒,没有言语。

我浅浅一笑,泪水太烫,那是我承受不起的重量。

我,苏长安,自以为穿越了,重生了,还有了好的家庭就占尽了先机的人。

五岁,在别的小孩子还尿**的时候,我就开始忙着锻炼自己,忙着各种方法攒钱,忙着了解这个世界,忙着培养自己的势力。

我只是想提前准备好,准备好那些能保佑我们一家过的平安的资本。

从买下阿澈的时候开始,到我有意的避开燕云乱,到我自以为聪敏又“根骨奇佳”的吸引了玄渔老人注意,我咬紧牙关九年!整整九年,每晚做梦都养成了要先回忆一遍武功的习惯!

我完全没有童年的穿越人生,到头来,竟然是个笑话。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苏长安,”白三娘定定的看着我,眼神中没有任何情绪,“已经够了。”

我只是觉得可笑而已。

“音尘呢?音尘知道这件事吗?”

“能查到这些已经不错了,”白三娘拍了拍我手背,一副老人家的姿态,“每个人都不会把实力摆出来的,你不也是吗?”

“那,我能彻底相信你吗?”我平静下来,看着白三娘脸上温婉的笑容一下子定住了,继而沿着刚刚微笑的轨迹又绽放开笑容来。

“只要与他无关――你就能信我。”三娘断了茶盏放到我面前来,“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我变了,那我定是找到他了。”

白三娘微侧着头,海藻般的乌发倾泻,流淌了一肩,还是那副模样,眸子中含着笑

,让我寒彻骨的笑。

“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我避开三娘的目光,看着旁边一脸心痛,欲要上前又有些怕怕的富贵,招呼了手,抱过富贵软软的大脑袋,如论如何,我还有富贵……

即使,他们都骗了我。我也还有自己的底牌!

“派人去了南域查了。”白三娘摆弄着桌上的一盘葡萄,看似有些心不在焉。

“和那边有关系?”我皱眉。

“没那么简单,”白三娘手指利落的舞动着,就像指尖跳着复杂美妙的舞蹈,“你以为集中了中原两大势力才做成的你这么一株‘人药’,是那么简单的?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几个得力的手下,都为了你这么件事情派出去了,你要是不回来,债要是还不上,哼哼!”

看着桌上干净利落的三个小堆儿,一堆排列整齐的葡萄核,一堆葡萄皮铺成一片,晶莹剔透的葡萄肉在白玉盘上堆成塔状。

“同是天涯沦落人,何苦女人为难女人呢?”纤长的睫毛挡住我的目光。

“看不惯你那么快一副伤痛痊愈的样子,”白三娘吃着葡萄,趾高气昂的神态的确是像那金丝笼中人一贯喜欢收藏的,“但,这才像你。”

“难道你想看我借酒浇愁?”我苦笑一声,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还有些事情我想查清楚。”

白三娘正色,站到我身前来,身子微微一弓,“主子,您说。”

我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查一名叫做‘秦瑶’的女子,她的一切生平纪录,越详细越好。此人曾经名震四国,概况不难查,但是细节越仔细越好。”

“是!”

我单手抬起揉了揉太阳穴,“还有,查清师父和宋国皇室的关系。”

“是!”

“房车”隔音效果很好,一路上热闹的颍州大街叫卖声一声都没听到,就到了长安酒楼大门口。

我抬头,仰头,再仰头!

嗯,脖子有点儿疼啊!这建筑!我做西子捧心状,疼!很疼!

这木质结构的四丈高的方方正正的大盒子建筑――嗯,够浮夸!够霸气!这样还不够吗?那五光十色的琉璃瓦啊!就那么风吹日晒雨淋的暴露在尖尖的屋顶上,不有点儿浪费吗?

旁边小丫鬟乖巧的扶住我颤抖的肩膀,带着我从正门进了这一年之内“蹿红”的长安连锁总店!

我瞪了瞪眼睛!我没看错吧?没看错吧?那帘子是纯珍珠的?那养花的盆子是玉石?

“我,先上个卫生间吧!”我讪笑一声,眼不见心不烦啊!

“老板为您准备了总统套房,您这就先上去吧!房里自有卫生间。”侍女标准的八颗牙齿微笑服务。

总统套房?三娘将我说过的话记得真是清楚啊!

尽量保持端庄的站在那人力拉动的直升梯上,几个精壮的汉子转动着像是船舵一样的转盘,我和侍女站的这一块儿木板平稳的上升着。

拍了拍胸脯,幸好我和白三娘没有说的更多啊!丫丫的!没想到这还是个技术宅啊!要是我和她讲了电灯这种东西,她非得给我研究出切割磁感线运动来!

怀着不安的心情,被侍女送到了房间,富贵早就先我一步的在我硕大的金丝绒**上开始弹跳运动了。

哦!我想哭,好吗?

三娘!这马桶真的有必要镀一层金子吗?这是金子啊!这卫生间屋顶上镶嵌的那是夜明珠好吗?不是地摊货好吗?

我能都挖走吗……

剖宫产术后如何预防便秘
脑梗塞能治好吗
老年人晚上尿多
尿路结石腹部疼痛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