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消失的马背茶商辉煌的茶市并没带来生活的富

发布时间:2020-07-31 13:34:05
消失的马背茶商:辉煌的茶市并没带来生活的富裕

300多年前云南普洱贡茶开始进京,但1839年后,由于战乱和清政府的败落,马帮贡茶中断。2005年,一场马帮进京献茶活动再现了百年前的盛事。10年过去,马帮成为历史绝唱,曾经赶马的汉子们也早已放下马鞭,各自为营生奔波。田仕华的这张照片拍于当年马帮进京前,那年他53岁。

“马帮进京,使我的命运发生了改变。”田仕华说。回到思茅后,田仕华担任了马帮的形象代言人;2006年,他开办了茶庄,生意还算平稳。田仕华希望能攒钱买下一个自己的门面房,把普洱茶一直经营下去。

2005年,付全忠43岁,他是云南宁蒗摩梭族人,来自丽江马队。2005年5月,马帮穿越了云南、四川、陕西、山西、河北5个省份,远涉4000多公里,历时5个半月,到达北京。付全忠是用腿走完全程的五位赶马人之一。

2015年4月21日,宁蒗县大兴镇,53岁的付全忠在家中火塘旁。回来后,付全忠先在镇上做了两年搬运工。2007年,付全忠先后到番禺和深圳打了一年工。然后,他又到养猪场喂猪,一个人喂300多头。“当时为了供两孩子读书,没有办法。现在孩子都参加工作了。”付全忠说

2005年,熊小桶53岁,他是云南宁蒗普米族人。熊小桶曾是丽江马队的马锅头,马锅头是茶马古道上马帮的首领,首领背着一口锅,负责整个马帮的生活,故称马锅头。熊小桶十几岁就开始赶马,期间贩过十年牦牛。

2015年4月21日,宁蒗县新营盘乡麻梨坪村口,63岁的熊小桶在路边修理铲车。进京回来后,他先后养猪、养羊、养鸡。2012年,他买了一台铲车盖沙场,干了一年生意不景气,这几天他正准备把它租出去。熊小桶发狠说;“以后不管多大年纪,就只养羊养鸡,再也不变了。”

2005年,李桥明39岁,他是云南红河县汉族人,来自象明马队。李桥明说:“赶马走上五个半月,穿过山山水水,还是没多少人能够做到。”在那个马驮人背的年代,马帮的繁荣离不开茶马古道。如今,茶马古道在行政地图上也难寻踪影,许多原始道路与阡陌纵横的国道、高速交错,辉煌不再。

2015年4月19日,红河县宝华乡安庆村,49岁的李桥明刚刚赶马回家。他现在是村里唯一的赶马人,有4匹骡子,以前是拉包谷和豆子,现在主要驮运甘蔗。李桥明说:“我赶了16年马,一天都没少过。”“也不想再赶了,太辛苦,房子破旧,一直说盖,今年推明年,明年推后年。”

2005年,朱兴林40岁,他是云南墨江汉族人,来自墨江马队。朱兴林从18岁开始赶马,他去过江城、红江、勐腊、易武等地驮运公粮和茶叶。赶马时,一年有半年时间在外。朱兴林说:“赶马人是最辛苦的,风餐露宿,蚊叮虫咬,受寒受冻,半夜又害怕马去吃人家的庄稼,提心吊胆。”

回到龙坝镇竜巴村的朱兴林,这十年来一直在种茶叶。年青时赶马辛劳,让他落下一身病。如今,儿子在县城上高三,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但朱兴林并没有多少喜悦。家里的新房前几年盖到一半就没钱搁置了。“如果儿子考上大学,房子就不盖了,先供儿子上学。”朱兴林说。

2005年,朱春霖26岁,他是云南墨江汉族人,16岁开始赶马。参加马帮进京活动时,朱春霖刚刚结婚一年。活动结束后,昆明的茶商介绍朱春霖等人去北京卖茶,生意非常好,第一个星期的毛利超过10万多元。后来,朱春霖得知工钱的一半被昆明茶商抽走,他干了两月就回家了。

回到老家后,朱春霖用当年卖骡子的钱开发了茶园,一直种茶到现在,今年眼看着还要赔钱。2013年,他贷款买了一辆工程车跑运输,拉红砖、沙子,起早贪黑。在这间传承了六代人的百年老屋里,36岁的朱春霖说:“今年才把买车的10万元贷款还清,盖新房还要重新贷款15万元。”

2005年,姚永红41岁,他是云南宁蒗摩梭族人,来自丽江马队。马帮到达北京后,他和同村的杨金荣被邀请到朝阳公园助兴庙会,在摩梭小屋里讲解摩梭族习俗。2006年,回到老家后,姚永红就再也没赶马了,一直在务农种田。

2015年4月21日,宁蒗县,51岁的姚永红在县城附近的养羊场里。2010年,姚永红开始养羊,现有110只。提起马帮进京,他说:“现在,我还天天想。当时一路上都写了日记,从北京返回后,日记本就放在老屋里,地图那一页都快翻烂了。”

2005年,朱其超24岁,他是云南墨江汉族人,来自墨江马队。2005年马帮进京返回后,朱其超又赶了一年马。

2015年4月23日,景洪市,34岁的朱其超在一饭内后厨。2006年,朱其超去了思茅打工。中间断断续续做过建筑工,搞过装修。2012年在一家饭店学习面点,现在已能独当一面。今年2月,朱其超和同在饭店工作的未婚妻办了婚礼,两人在饭店附近租了一个单间。

2005年,陈应忠40岁,他是云南墨江哈尼族人,来自墨江马队。跟随马帮进京之前,陈应忠已赶过6年马。进京返乡后,由于个子小,赶马实在吃力,陈应忠就一直在家种茶叶。

2015年4月24日,昆明市,50岁的陈应忠在一家医院的病房里陪着妻子。2012年陈应忠的妻子在玉溪查出患慢性肿瘤,先后在昆明做了4次手术,放疗、化疗至今,花销达十几万元。幸亏陈应忠的妻妹在元江做生意,她提供了全部治疗费用,不然陈应忠早就束手无策了。

2005年,李文忠41岁,他是云南宁蒗彝族人,来自丽江马队。李文忠身体一直就不太好,在昆明检查身体后,马帮曾拒绝他同行,为参加这次活动,李文忠签下保证书。马帮进京途中,李文忠的妻子中风偏瘫,李文忠回来照顾了妻子一星期,随后又返回马帮。

2015年4月21日,宁蒗县,李文忠的妻子捧着他10年前的照片。2005年从北京回来后,他一直在老家做小生意。2010年12月22日,李文忠因胰腺癌去世。曾经,传统的马帮运输方式造就了普洱茶。如今,工业化进程改变了普洱茶的流通。马帮的驮铃声已成为大山深处的缓缓回响。

乌海治疗白癜风费用
渭南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呼伦贝尔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陇南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莆田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