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苍穹丹 第196章:木宣的决定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1:13

苍穹丹 第196章:木宣的决定

把主动权交到木宣手中,是因为,吕岩相信木宣不会就此罢手的。

而且,他也看到了,刘子轩早就把身边的禁卫军严阵以待,随时可以对自己这边的人马进行攻击。

也正是如此,在看到亲军被斩杀的时候,吕鑫想要插手,直接被刘子轩阻拦下来,若非自己对亲卫军的杀戮时间短暂,刘子轩没有反应过来,或许早就插手进来了。

总体説来,自己这边,自己被牵制后,吕鑫需要掌控大局,没办法牵制刘子轩,如此一来,一旦自己做的过激,就会使得刘子轩插手,自己绝对不占优势,还不如让一些话,从木宣口中説出来,比自己口中合理的多。

自己做出决定,就算与木宣一样,刘子轩等人也会想办法搀和的,但是从木宣口中説出来,效果完全不一样了,就算刘子轩他们想要搀和,自己也有话説。

只要这次争斗,刘子轩等人不参与进来,自己完全由信心,让木宣付出惨痛的代价,或许能够让他永远留下。<

对于吕岩的这些心思,木宣也是清楚,虽然年纪尚xiǎo,可是心智却是不弱,否则也不能很好的做好大宋郡候的位置。

自己做决定又怎么了?在开窍境的时候,自己就敢与比自己修为高出很多的江琴一战,此时又怎么不敢与修为比自己高的吕岩一战呢?

不就是打嘛!他还真就不信了,吕岩真的敢与自己死拼到底,若是真的如此,就算自己死在这里,对吕岩又有什么好处?他吕岩能够在刘子轩,与剩下亲卫军,以及狼军的手中走出去吗?

吕鑫在自己刚要斩杀亲军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意图,那又怎么样?不是一样被刘子轩,自己的表兄,天归候府的上将给阻止下来?这説明什么?説明吕鑫自知没有能力与刘子轩身边的人抗衡。

如果他能够抗衡,木宣相信,吕鑫一定不会任由自己杀戮近千亲军的。

不管这些,深吸一口气,木宣缓缓开口道:“今天的事情,一切皆因你我而起,那就让我们二人来做个了断,此后这次的事情,就此作罢。”

説完看着吕岩,浅笑道:“不知你这位吕国的xiǎo王子,敢不敢接,又舍不舍得接?”

知道木宣这时激将法,只要自己接了,以后再想去因为此事再做纠缠,别人肯定説自己不讲信用,木宣这一招棋下的,还真是妙。

不过无论木宣下棋如何了得,自己会怕吗?不会,説好听diǎn,是大宋的郡候,天归候,可是説难听diǎn呢?他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味孕神初期的弱者,在自己眼中,根本不够看,虽然説自己欲他战斗,有diǎn以大欺xiǎo的意思,但是只要自己取得最终的胜利,这些算什么?

只看结果,不问过程,这是多少年来,都不曾改变过的,就算是他木宣,也不能改变。

挥挥手,让亲军退到吕鑫身边去

苍穹丹  第196章:木宣的决定

,这就表明了吕岩的意思,木宣看到吕岩表态,同样挥手,让亲卫军退去,赵岚本来是重生你给的手下,在带领亲卫军退去的时候,重生就赶紧带人上前,接应,并且照顾伤者。

吕鑫也是勤快的收拾出来一片场地,供木宣与吕岩使用。

在木宣与吕岩已经确定下来,他们之间进行一场战斗,来解决今天的事情时,刘子轩感叹道:“侯爷还真是霸气,修为相差这么多都敢战,就不怕陨落在这里了?要想像战胜江琴一般,借助灵器自爆战胜对方,可是不容易了啊!”

刚刚説完,他就一个踉跄,向前走了不知道多少步,才稳住身形,之后转投咒骂道:“是哪个龟孙子踹了我一脚?快diǎn走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可是无论好似他身后的,还是他前边的,都无动于衷,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辰弓与叶凌,甚至讨论起来,刚才木宣为何一直没有动用过李戡设定的,亲卫军的最终底牌。

“李戡有什么本事啊!当初地位比我差远了,要不是早一步结识侯爷,现在不会比我混得好,他能相处什么好的东西作为底牌啊!”

对于叶凌的不屑,辰弓xiǎo声説道:“别xiǎo看了他们,现在亲卫军,很是不了的呢!钱祝四人,合理之下,你绝对不是对手,别看你手段了得,李戡也不是如你想象的,那么不堪,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

与李戡同样在刘衡的宣国公府中修炼,对于李戡此时的本事,辰弓自信,还是很了解的,所以直接否决了,与李戡同僚多年的叶凌的説法。

转头看看李戡与钱祝等几位忙于亲卫军伤势的亲卫军的头领,缩缩头,刚才他们能够纠缠住吕鑫,要是自己,绝对做不到,而他们对李戡,也是若有若无的忌怠,如此説来,在李戡所在的剑元门李家,消失一段时间内,绝对发生了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也正是如此,他对李戡,更加敢兴趣了。

刘子轩最终也没有找出到底是谁踹了他一脚,只好不了了之。

不过把保护自己的四位化神巅峰强者,以及自己身边的亲信,都记恨起来,他绝对不相信,他们不知道是谁踹来自己一脚。

见刘子轩不再找谁踹了他一脚,辰弓与叶凌,也去查看亲卫军的伤势去了。

刘子轩那里知道,他带来的人,在木宣这里,得到了很多好处,他本人咒木宣,他们绝对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做没看见,其余人差不多都是受惠于木宣,又怎会帮助他?

至于那些刚刚依附于他的,现在被木宣身边的一位亲信教育着,根本没有时间顾忌这边的情况。

説到底,祸从口出,要不是他口臭,那里会挨了这一脚?

对于木宣做决定,要一战与吕岩解决了这次的纷争,以及所出现的重大伤亡,暗中那些人,也激烈的讨论起来,重diǎn就是,木宣那里来的底气,来做出这样的决定。

朔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朔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朔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朔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朔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