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异世邪君第七十五章狠狠地搜

发布时间:2020-01-20 08:46:46

异世邪君 第七十五章 “狠狠地搜!”

李悠然默默地从地上站起来,眼中yīn狠之sè一闪而没;仍旧保持温文尔雅的态度,谦和的微笑道:“君老公爷教训的甚是,是晚辈唐突了。万望君老公爷不要见怪才是。”

他就这么笑着,看着君战天,笑容甚是真诚,居然有着浓浓的惭愧,似乎对自己刚才逾越的行为很不好意思。

君战天双目一张,突然莫名间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这个小子,就凭这份沉稳,就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恐怕是个能够yīn死人的狠角sè!心中不由长叹:若是莫邪好好的,恐怕这小子就将是他年轻一辈的最大对手了!

冷冷转身,嘲讽道:“李家的种,果然都是yīn的。”太师李尚顿时胡子气得直抖颤。君战天这话的意思,足足是骂惨李家祖宗十八代!

“统统让开,让他搜!若是搜不出来刺客,君老匹夫,明rì金殿,老夫要和你在皇上面前好好的理论理论!且看你这老儿还有没有这般硬气!”李尚冷冷的一挥手,拂袖转身,坐到一株花树下,闭上眼睛,岿然不动。

君战天一挥手:“细细的搜!任何地方都不要放过!一点蛛丝马迹也不要放过!”身后近千士卒齐声答应,凶神恶煞的冲了进去。

瞬时之间整个李家大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鸡飞狗跳之中。

李家大宅稍远处,停了一顶极其普通的轿子,另有四个人站在轿旁的四角位置,脸上神sè漠然;轿帘轻轻揭开一条线,一双沉睿的眼睛向着这边看着,侧耳在细细的倾听着这边。此人清癯的脸庞,微微有些方正,但两道眉毛斜斜飞出,便如两条青龙翱翔在云霄之中,就算不言不动,也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凛然气势。

听了一会,他微微的闭了闭眼睛,喃喃的道:“君战天这次与李家硬撼,却是有些过了。李家自然有许多关乎自身安危的机秘不能揭露,若是一旦揭开,恐怕李家就没有了。君战天显然不肯轻易善罢甘休,但现在帝国却同样不能没有李家。”他似乎有些头痛的皱了皱眉头,轻轻道:“影子,若是有异常,就由你就出面解决这场闹剧吧。”

外面没有半点声音,但这人知道,自己的命令,已经清清楚楚的被接受。他又闭上了眼睛,手指头轻轻敲着身旁一个玉石小茶几,两道眉毛,就像两条青龙逐渐的皱在了一起,心中忽然掠过了一个念头:李尚这个大孙子李悠然,倒不失为一个人才,只不过是一个很危险的人才……

君战天的士兵一路搜寻过去,翻箱倒柜,处处哗啦啦的响动,似乎这些人并不是来搜查刺客的,而是纯粹就是来搞破坏的!

砰!一个硕大的花瓶被摔了出来,摔得粉碎;太师李尚脸上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那可是世上仅有的……

砰!

砰……

君老爷子冷着脸提着马鞭看着,呼呼地喘着气,喝道:“给我狠狠地搜!”纵然是在这么严肃的时刻,身后众人也无不转过头去偷笑。搜…也能用“狠狠地”这个形容词?君老国公的用词显然是很不“专业”地!?

貌似“砸”还差不多!狠狠的砸!

“这老货倒也有趣!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故意闹事的!索xìng再稍看片刻!”轿子里的人忍不住展颜一笑。

随着这句“狠狠地”,士兵们“搜查”的更加的“用力”了。

将近两千士兵涌进李家,如同战时攻进了敌方的城池,摔得摔,砸的砸,较诸蝗虫过境犹甚,李家众人集中在院子里看着,一个个心头都在滴血。那……可全是钱啊。

看了一会,轿子里的人微微闭上眼睛,低声道:“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就此回去吧。”就放下了轿帘,靠在软座上,闭目养神。

君战天那老儿显然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只是在显眼处摔摔砸砸,但凡是李家的机密重地,却是根本不去碰触。看来,这里应该是出不了什么大事了。

我倒要看看,经过这么一闹,京城之中哪个世家还敢随便站队?轿子里的人微笑着;斗,要控制在小范围之内斗,若是危害到了国家社稷,那么,今rì就是一个……jǐng告!

轿子起,无声无息而去。君战天岿然不动,君无意却在那轿子离去之后,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

“报元帅,没有发现刺客的踪迹!”一个接一个的士兵过来报告。接着四面八方前来报告,纷纷没有发现;君战天大怒,喝道:“难道刺客飞上天了不成?不在李家?我们去别家看看!”带着众士兵转身出门,翻身上马,呼呼隆隆,却是向着孟家的方向去了。

李家中人看着如同乞丐窝一般的庭院,一个个yù哭无泪。

太试李尚捶着自己的腰,从地上艰难的坐了起来,李悠然急忙上前扶住,祖孙两人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怒火、以及一分半分的侥幸。

“爷爷,先前那些黑衣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根本就是君战天麾下的人!君战天贼喊捉贼,强加莫须有的罪名,此举,无异于造反。既然没有搜出刺客,爷爷大可在明rì早朝之时,连同各级官员,重重地参他一本。”

李悠然沉思着,道:“君战天明显有些发狂的迹象,私自调兵,擅闯朝廷大员家里,大肆搜索。呵呵,若是以李家这些许财物,换取君家的倒下,爷爷,这笔生意还是做得过的。反之,若是爷爷全无动静,只怕反会被怀疑是做贼心虚了!”

李尚皱着眉头,深深的叹了口气,沉重的道:“悠然,你天资聪颖,智慧过人,凡事谋略方面,也均能够料敌机先。堪称年轻一辈第一人,爷爷素来欣慰。不过,你却还是有一些缺憾;比如说,政治。你年纪始终还是太小了一点,眼光也要差上一线啊!”

“政治?”李悠然有些不解:“难道以君战天如此大罪,还不足以令陛下处置君家吗?”

“足够?不够不够!远远不够!”李尚霜白的眉毛抖了抖,方才在君战天面前那股子气愤和无奈的表情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老谋深算,显然,方才的怯懦尽是伪装的。“你始终不明白君战天在陛下心中的分量;只是简单的跟你提一点,陛下的xìng命,最少有六次以上,都是这个君老儿救回来的。当年,若是君战天真有造反之意,或者有哪怕那么一点点野心,也早已登上这帝皇之位!天家确实无亲,但却决计不会真正置对自己绝对忠心的人于死地,这就是君家明明几近后继无人,却仍能常镇三军的根本原因所在!”

“就以方才的些须事情来说,你便真以为能够扳倒君战天吗?”李尚嘿嘿的笑了两声:“你真以为君战天就这么没脑子,把我们李家往死里得罪?而且,你以为君老儿刚刚的举动,真的将我们得罪到毫无转换的余地了吗?!”

李悠然果然聪颖,瞬间已经明白了许多,脸sè一变,道:“难道……”

******

;

铜川市耀州区孙思邈中医院预约挂号
宜黄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宁夏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山西什么医院治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